河梁

竟日成野醉。

©河梁
Powered by LOFTER

霞帔

春山。

你们

天青

逆旅长安

来者无疆。

我们今天称为历史,实是陌生时间里的生活,血肉抽干,皮囊风残,留在这世上的残迹斑斑。我们今天头头是道地铺开展平客观冷峻地分析理论的,也曾哭笑喜怒,摸爬滚打,死里逃生,被天灾人祸碾过,或苟且或壮烈,跌宕起伏,遥远鲜活。

蝉始鸣,更未深。